云南蝴蝶泉边阿哥QQ上诱骗11名少女从事色情业

  那个跳动着红色尾巴的QQ狐狸图标亮了,是他来了,16岁的杨慧心里涌起一种莫名的冲动和兴奋。她立即点击了图标:“你好!逃学格格!在下彩云阿哥在美丽的大理蝴蝶泉边向你请安!彩蝶翩翩,泉水清清,要是你在我身边,那无边的风月该多美!”

  杨慧的网名叫“逃学格格”,她在四川省内江市隆昌县金鹅镇一中学读初二,虽说只有16岁,却已出落得亭亭玉立。此时的她又偷偷地溜出了晚自习的教室,来到了镇上的“黑衣人”网吧。课本对于她来说一看见就头疼,那数学公式更象蚯蚓似的难看!那比得上“彩云阿哥”的甜言蜜语和梦中彩云之乡的无限美景。

  “彩云阿哥,我的心都飞到蝴蝶泉边来了!”杨慧欢快地同“彩云阿哥”聊着。而此时的“彩云阿哥”根本就不在什么蝴蝶泉边,他就在隆昌县城的一家网吧内从容地和女孩儿调侃着。

  2003年11月9日,杨慧和金鹅镇中学的另一名女生沈霞突然失踪,两天过去了,仍然毫无消息,急得学校、家长团团转。同时,又传来本镇大南广小学的六年级女生杨欢失踪的消息。一时,金鹅镇上三个少女同时失踪,学校、街道谣言四起,弄得学生,特别是女生和她们的家长人心惶惶。

  三少女的离奇失踪引起了隆昌警方的高度重视,根据她们喜欢上网聊天的共同爱好,警方立即启动了对全县网吧的全天候监测。然而,仿佛有约定似的,三少女的QQ竟然出奇的安静,贴在屏幕上一动不动。

  半个月过去了,女孩的家长们跑遍了亲戚、朋友和同学的家,然而始终没有女儿的音信。

  11月27日晚,杨慧的电话响了,一个熟悉的声音哭着传来:“妈妈!快来救我,我在云南……”话未说完,电话“啪”的断了。

  根据杨慧打回的一个电线个字,判定她们大方向肯定是在云南,从孩子哭泣的声音判断,她很有可能是被拐骗了。隆昌警方立即动用技侦手段,连夜获取了电话的准确位置:云南省南坪县城的“开心娱乐城”。第二天,警方立即飞赴昆明。

  然而,在这家“开心娱乐城”里,却并没有发现女孩的行踪。正当警官们准备离开的时候,一个女孩端了一杯茶笑吟吟地走了过来,递给了走在后面的一位警官:“警官先生,请喝茶!”这一声标准的隆昌口音,立即引起了警方的注意,民警接过了女孩端来的茶,同时感到手中被塞进了一张点歌单,上写三个字“救救我”,民警们非常激动,为了不打草惊蛇,当地警方立即以查暂住户口为由,将那名端茶的女孩传唤到派出所。但令大家感到意外的是,这名女孩并不是他们要寻找的三少女之一。她叫晏兴红,是隆昌县西河镇人。见到了家乡的亲人,晏兴红声泪俱下地叙述了她在网上认识了一个叫杨友荣的人,并被杨友荣以到云南当导游为名骗到兰坪县的“开心娱乐城”,在被关押了三天三夜后,被老板逼迫卖淫接客。她曾经逃跑过两次,可还没走出县城就被抓了回来,并遭到毒打,全天24小时受到严密监控,过着生不如死的生活。当警官们问道是否见过隆昌的杨慧等三少女时,晏兴红摇头一脸茫然。

  解救了晏兴红,可杨慧她们在什么地方呢?那求救的电话号码又确实是从“开心娱乐城”的吧台打出的。杨慧她们被拐骗的手法同晏兴红被骗如出一辙,都是利用网络QQ,会不会与杨友荣有关呢?

  兰坪警方根据晏兴红的举报,以涉嫌强迫妇女卖淫罪对“开心娱乐城”的老板邹某刑事拘留,据邹某的交待,大约10天前,四川隆昌一个姓杨的老板悄悄带了三个十五、六岁的女孩到娱乐城,共收了邹某3000元的信息介绍费。杨慧等三女孩被关在娱乐城3楼的一间小屋内,但三少女坚决不同意卖淫,并以跳楼相威胁,邹某害怕事情闹大,也不敢强来。10月27晚,聪明的杨慧佯装到歌厅熟悉环境,老板邹某以为女孩动心了,便非常高兴答应了,可杨慧一来到歌厅吧台,就迅速拨通了家里的电话,刚说了两句,便被邹某发现并迅速将电话断了。邹某害怕惹火烧身,就以3000元的介绍费将三个女孩转让给了“夜玫瑰”歌舞厅老板徐某。

  随后,港姝图库自选商城,徐某被迅速传唤到了派出所,据其交待,杨慧等三女孩被转卖到“夜玫瑰”后,仍不肯就范,徐某稍懂法律,见三女孩年龄确实小,他知道嫖宿不满14岁的幼女将以奸淫幼女罪论处,因此也害怕出事,几天后,就以2500元的中介费将三女孩转卖给了金顶镇“索玛花”保健按摩厅。

  此时已是凌晨4点了,一日千里的警官们已十分疲惫,但职业的敏锐性使他们感觉到,找到了线索就决不放过,他们连夜驱车直赴金顶镇“索玛花”保健按摩厅,刘伯温三十码中特,三女孩正蜷缩在一间木屋内,看见家乡的警官从天而降,听到家乡熟悉的口音,三少女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泪水,抱着警官痛哭起来。

  杨慧、沈霞、杨欢连同晏兴红四少女被警官们护送回了隆昌,并且重新回到了学校。而那个拐骗少女的杨友荣也被云南警方抓获归案,经查,杨友荣正是拐骗杨慧等三少女的“彩云阿哥”,他利用网络QQ,佯装自己是云南风景旅游区人,以免费到云南旅游或介绍高薪导游为名引诱了11个单纯少女,到了云南之后便交给事先勾结好的色情娱乐场所,从中牟取了15000元的信息介绍费。

  杨慧、沈霞、杨欢以及晏兴红他们是不幸的但同时又是幸运的。正如杨慧所讲:“我们终于明白了,网络中有美丽的陷阱,我们梦一般陷入了其中,荒废了学业,要不是警官叔叔们拯救了我们,我们的后果……”

  十五、六岁的花季年龄,正是用功学习为将来人生打下坚实基础的时候,同时又是初识社会、是非观念摇摆不定的时期。这期间离不开家长的细心爱护、学校的心理辅导、防卫意识和社会的温暖关爱,稍有不慎,就有走上歧途的可能。希望那些花季中的女孩们,能够从这一真实的故事中明白些道理。